>

何巧女为东方园林环保集团董事长

- 编辑:拉斯维加斯网站 -

何巧女为东方园林环保集团董事长

2018年11月,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与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签订《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盈润汇民基金拟参股东方园林,受让公司不超过总股本5%的股份。

东方园林2018年中报显示,2018年3月,公司以货币资金18400万元收购了江苏盈天化学有限公司60%的股权。

此次成功兑付,令市场一度以为东方园林已渡过难关。

该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在2018年11月,企业已经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襄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的裁定书显示,冻结被申请人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银行存款2000000元,期限为一年。本裁定立即开始执行。

东方园林被称为中国园林第一股,主要提供生态湿地、园林建设和水利市政等设计施工。2018年5月,东方园林公告称,该公司公开发行不超过15亿元债券已经获批,原本计划发行的10亿元公司债券,实际发行规模仅0.5亿元,这被称为“史上最冷发债”。

2018年6月11日,东方园林公告称,公司兑付了6月10日到期的债券,本息合计人民币5.3亿元。公司称,目前资金状况良好,经营情况正常。

更重要的是,东方园林曾是A股市场“白马股”,是一家质地较好、且为行业龙头型民营企业;遇见困境时,往往“暖风”先至,质地好的公司,通常获取资金的支持会相对容易、顺利一点。

去年6月,东方园林兑付了6月10日到期的5.3亿元债券及本息,原本以为成功兑付可顺利渡过难关,可一时之间,东方园林疑似陷入“违约”一直成为市场及媒体关注的焦点。近一段时间,《新京报》等媒体报道,东方园林位于福建龙岩的项目,已被另一家上市公司金圆股份接手,“金圆股份”的控股股东系位于杭州的金圆控股集团,主业是水泥、商品混凝土生产。

今年1月,与东方园林存在业务往来的湖北钢贸商襄阳展锐鑫建材有限公司方面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与东方园林存在一笔建材合同纠纷,一直在走法院渠道解决,但东方园林至今“没有还钱”。

图片 1

假如民企参与PPP模式力图取得企业资产扩张,但须看靠什么来完成的,尤其不能靠疯狂的负债来堆积,否则极易引发资金链流动性困境。因为承接大量的PPP项目,除了考虑自身资金状况,更须缜密布局融资问题,一旦钱融得不够,很容易形成资金“窟窿”,也就是常说的流动性危机,而且一旦“窟窿”越来越大了,恐怕就难以填平,债务“爆雷”也就出现了。

据东方园林此前介绍,东方园林集团环保有限公司是公司旗下专业从事工业危废处置和环境服务的高科技环保公司之一。如今,以东方园林环保集团为载体的危废处置业务已成为东方园林的重要板块。有媒体称,以市场1亿元1万吨标准来看,东方园林危废处理板块就远超百亿估值。

2月1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2019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发行规模不超过9.3亿元,本期债券发行时间为2019年2月1日,均为网下发行。最终发行规模7.8亿元,票面利率7.50%。

据东方园林2018年11月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东方园林环境投资有限公司与农银投资签署了《增资协议》,农银投资本次向公司全资孙公司东方园林集团环保有限公司投资。

3、国资救援

事实上,如何满足不断扩大的资金需求对于东方园林的扩张及成长至关重要。浏览一下公司官网,最多出现的信息就是诸如“再获XX银行融资支持”、“与XXX达成X亿战略合作”、“获得XXX的X亿授信”等等。正如我们先前提及的,对东方园林而言,存在的负债问题主要有二:一是金额大,二是资产负债率相对较高;通常而言,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过高,其外部融资的需求也会更大,一旦环境变化或者出点差错,轻则资金面吃紧,重则资金链断裂,令企业一下子陷入困地。

2月15日,东方园林宣布足额兑付一笔12.46亿元的超短融债券,其清偿也意味着东方园林长达9个月来的资金困扰已逐步缓解,且此后半年内也再无大额偿债压力。另外,随着融资大环境“回春”,下一步何巧女的资金安排上有望得以逐步疏困,尤其是获得有关债券及融资等支持工具方面。

东方园林称,公司就本次短期融资券兑付事件向全体股东、债权人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此外,江苏盈天化学有限公司在2019年1月22日发生股权变动,东方园林集团环保有限公司退出。此后,江苏盈天的股东包括两个,分别是常州丹伟投资管理中心和恒源有限公司。

根据东方园林1月21日公告,为改善公司债务结构,公司拟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票面总额为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此外,董事会同意公司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发行不超过15亿元的债权融资计划,同意公司或境外子公司向境外合格机构及专业投资者发售总额度不超过5亿美元的债券。

同时,东方园林自身也在加快融资进度。

从最冷发债事件到违约虚惊,位于资本市场关注焦点的东方园林悄然收缩战线。

公告显示,首期增资款10亿元已到位,其中新增注册资本5亿元,新增资本公积5亿元。本次增资完成后,环境投资持有环保集团64.29%的股权,农银投资持有环保集团35.71%的股权。本次投资交割后,农银投资拟以不超过20亿元进一步增资,参股环保集团。

2009年上市初时,东方园林的总资产当年年末为14亿元,而至2018年半年报数据,该公司的资产已快速增长至401亿元,增幅高达2864%,简直是“火箭式蹿升”!

今年2月12日晚间,上海清算所公告,东方园林被指上演债券违约乌龙,东方园林后来称,资金已到位,但由于系统关闭致划转延迟,而且还晒出了“网上交易流水”的转账截图。处于资金链危机的漩涡之中的东方园林,若出现违约,其结果难料,可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2月28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已卸任东方园林集团环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据工商资料,在此番人事调整之前,何巧女为东方园林环保集团董事长,刘伟杰、 何国杰为董事。在人事调整之后,刘伟杰为东方园林环保集团董事长,蒋健明、周建平、陈莹、吕勇为东方园林环保集团的董事。

然而,随着年关到来,东方园林的部分债权人已等不及。

“风雨过后终见彩虹”,一度高悬在东方园林头上的达克摩斯之剑,似乎得以化解;2月15日,东方园林宣布已当日足额支付一笔本息总额为12.46亿元人民币的超短融债券。当股民一片欢呼,沉浸在喜悦之中,上海清算所却公告称,未足额收到东方园林的规模5个亿“18东方园林CP002”的付息兑付资金,市场顿时一片哗然。不过,这仅是一场虚惊而已!

2018年不好过!号称“上市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的女董事长何巧女可能是最有体会的人之一。过去一年,受资金链断裂、拖欠工资、大裁员、财务负责人辞职等负面消息的影响,东方园林一度大跌,市值蒸发几百个亿。惊雷滚滚,不仅让女掌门焦心不已,数万踩雷的股民更是欲哭无泪!近日,引入农银战略投资之后,东方园林环保集团高层悄然变动。

2、连续三次退出项目

东方园林被称为“园林第一股”,亦被称为PPP民营第一股,光鲜外表下,如何获得资产的“华丽”大丰收呢?答案其实并不复杂,也就是PPP。PPP模式,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运作模式;PPP模式近几年在我国得到了飞速发展,不过也遭遇发展中的重重困境,也存在不少问题亟待解决。

据悉,盈润汇民基金为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通过旗下母基金北京市盈润基金管理中心出资的基金主体。

她强调,近期围绕着负面新闻,银行方面和公司确有沟通,但东方园林的基本面没有任何变化,“我们年中和年底的资金回笼量是比较大的。”

彼时,金圆股份方面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该项目目前尚未完工,项目公司的注册资本1.5亿元,我们占88%”。

在收缩战线的同时,东方园林也在寻求外部支援。

1、从最冷发债到“违约”虚惊

最新一例的南通九洲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南通九洲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已完成工商变更,东方园林集团环保有限公司实施退出,范从和、李斌为目前的两个自然人股东。

东方园林在2017年报中称,2017年1月,本公司以货币资金27040万元收购了南通九洲环保科技有限公司80%的股权。

2018年12月,新京报独家报道,东方园林位于福建龙岩的项目已被另一家上市公司金圆股份接手。该项目为福建东方园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东方园林最新公告,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1.90亿元,同比降低13.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67亿元,同比降低18.87%。

再者,也就是此中最为重要的是,当危机来了,女掌门何巧女的一系列应对举措是得当且有效的。比如“以资产重组为由,停牌‘避战’近三个月”,这一方面可降低因市值折损引发的风险,同时亦可腾出时间来破除困局。又比如运用“债转股”、“收缩战线”、以及通过战略合作转让股权等,另外,她又极力争取政府和各路金融机构的支持,缓解债务压力。

到2月12日,上海清算所发布公告,2019年2月12日是东方园林2018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资券的付息兑付日。截至今日日终,我公司仍未足额收到东方园林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此外,何巧女还连续“收缩战线”,相继退出了常州的“江苏盈天”、南通的“九洲环保”。

东方园林入选中国旅游集团20强,金健副董事长在论坛发言

彼时,东方园林副总裁杨丽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东方园林目前经营正常,并未出现一些出现债务问题的企业存在的欠薪、停工、抽贷等事件,未来也没有裁员或停工计划。

东方园林称,2018年,公司根据国家政策及行业政策的导向,主动、及时地调整生产经营计划,根据项目的融资进展合理地调整施工进度,控制投资节奏,对公司营业收入产生一定的影响。

回顾过去一年,何巧女遭遇公司创办以来最为困难的局面。2018年5月,东方园林公告称,公司公开发行不超过15亿元债券已经获批,原本计划发行的10亿元公司债券,实际发行规模仅0.5亿元,被舆论称为“史上最冷发债”!

从总体上,从最冷发债到违约虚惊,这一路以来,何巧女真的缓过来了!能从困境中走出来,其原因很多;其中关键的一条就是其从事的项目多与环保有关,而这与项目所在地的民生及环境息息相关。也正因如此,东方园林更能获得国资背景的机构及金融单位的资金驰援。另外,东方园林也能够较早地获得政府有关如“服务包”疏困举措。

记者查阅1月30日东方园林披露的2019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看到,何巧女当时还是东方园林集团环保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伟杰为法人、经理。

在国资驰援之下,东方园林2018年12月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女士、唐凯先生拟向公司提供资金支持,总额不超过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且不超过人民币9亿元,借款期限不超过6个月。公司将根据何巧女女士、唐凯先生的资金需求,及时归还借款。

2018年8月,东方园林与兴业银行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东方园林获兴业银行综合授信10亿元及优先提供的战略整合融资需求、融资渠道拓展、融资成本降低等全方位的金融服务。

一时之间,东方园林疑似陷入“违约”成为市场焦点。对此,东方园林方面迅速回应称,公司已于2019年2月1日将本金5亿元支付到上海清算所应收固定收益产品付息兑付资金户,但由于财务人员操作失误,截至2019年2月12日下午5点,未能及时将3000万元利息支付到上海清算所。

东方园林创立于1992年,2009年11月27日登陆深交所主板上市。东方园林被称为环保龙头,旗下有五大集团,分别为环境集团、文旅集团、生态集团、康旅集团、环保集团,另外还有一个以创始人命名的公益基金会,即“巧女公益基金会”。

本文由拉斯维加斯平台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何巧女为东方园林环保集团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