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据启迪桑德披露

- 编辑:拉斯维加斯网站 -

据启迪桑德披露

图片 1

5月27日晚,在深交所下发年报问询函约半个月后,启迪桑德作出回复。此前,深交所在问询函中就启迪桑德2018年报中的多项数据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包括公司业绩、现金流、负债、应收账款和项目进展等多个方面。

记者注意到,启迪桑德的回复颇为详细,长达37页。但其对深交所提出的应收账款欠款方名称问题却避而不谈,未进行明确披露。5月28日,记者从湖北证监局获悉,湖北证监局已对启迪桑德进行关注。

在一位长期跟踪公司的研究员看来,启迪桑德转型环卫业务,可以增加营收,但不能解决现金流问题。这一观点部分得到证实,据披露,至2018年底,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为61.75亿元,同比增长了59.44%,其中环卫业务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4.9亿元,当年增加了7.5亿元。另外,环卫业务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据启迪桑德披露,公司的环卫业务中,人工成本占到营业成本的69%。

启迪桑德的裁员传闻坐实。5月27日,启迪桑德回复2018年年报问询函,按照要求列出了当年为职工支付资金用途明细表,其中“辞退福利”一项支出5158.73万元,2017年公司没有此项开支。

启迪桑德没有披露“辞退”员工的数量,但公告了新增员工的数量。据披露,2018年公司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27.29亿元,同比增加了72.5%,因报告期内员工人数同比增加了25084人,其中环卫员工数量增加24257人。

一边大裁员一边大招聘,启迪桑德在做什么?公司的解释是转型,由环境产业建造服务商转向运营服务商。

但在投资机构看来,这是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解释,核心理由只有一条,在启迪桑德现有的众多业务板块中,环卫业务的毛利率垫底,不发展高毛利业务而扩张低毛利业务,不符合基本的商业逻辑。据披露,2018年度,启迪桑德环卫业务的毛利率为19.21%,而公司同期的整体毛利率为27.69%。

另一忧虑是前期的大扩张将如何收场。据披露,截至2018年年底,启迪桑德在建工程规模达到133亿元,占到公司资产总额的33%。“公司的工程进展缓慢,是因为资金原因吗?这些工程哪一年能完工,多少年可以见效益?”有接受采访的券商研究员向上证报记者道出了疑惑。

前4个月还款40亿,资金哪里来?

近年来高速扩张的启迪桑德一直饱受质疑。反映在财务数据上,2015年至2018年,公司流动负债总额分别为73亿元、112亿元、120亿元和157.5亿元。同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79亿元,-4.63亿元,-3.71亿元和-7.43亿元。

单靠债务扩张如何保障资金链的安全?交易所发出的年报问询函指向非常明确。据披露,启迪桑德负债规模连年上升,至2018年底,公司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31.14亿元和55.1亿元,流动负债157.51亿元,是流动资产的141.8%。

“公司当前以及未来不存在资金链风险。”启迪桑德的回复似乎相当有底气。公司援引数据称,今年1月至4月,公司已偿还本金及利息合计40.6亿元。据记者测算,40.6亿元相当于公司总资产的10%,净资产的27%。

如此大体量的资金来源于哪里?启迪桑德没有披露,不过公司近期多份财报,隐约透露出公司资金的流动路径,即借助债务总体规模的扩张及对流动资金的进一步挤压,应对已经到期的短期债务。

具体来看,至2018年底,公司短期借款为31亿元,到今年一季度结束,短期借款规模进一步攀升至38.7亿元。但据公司最新的回复函,至今年4月底短期借款余额为22.6亿元,即当月公司偿还了约16亿元的短期借款。另据查询,今年一季度,公司的其他流动负债降低了约26亿元。

与之对应的是,今年一季度,公司长期借款由2018年末的55.1亿元进一步增加到69.3亿元,同时总负债规模也增加5亿余元,由245.5亿上升到250.8亿元。此外,公司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快速减少,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4.6亿元,该季度减少了9.3亿元。

增收不增利

启迪桑德就此回复称,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17.4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了48.53%,主要为三个方面影响因素:

1、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的结构调整,导致整体毛利率由2017年度的30.95%下降至2018年度的27.69%,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17.48%,毛利润仅增加1.47亿元;

2、公司2018年期间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因素,公司2018年度期间费用19.76亿元,较2017年度的14.21亿元增加5.55亿元;

3、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大幅增加因素,公司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2.65亿元,较2017年增加2.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启迪桑德年报显示,2018年四季度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5.2亿元,但该季度净利润却为亏损2亿元。根据启迪桑德列示的近三年分季度盈利状况,该公司在过去三年来各季度的经营性现金流波动较大,但在去年四季度前,公司单季度从未陷入亏损。

深交所要求启迪桑德说明2018第四季度亏损的主要原因,并说明分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动趋势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

启迪桑德对此回复表示,2018年第四季度亏损原因主要包括2018年第四季度计提坏账准备致使资产减值损失增加1.62亿元;公司总部及各业务板块执行了架构调整与人员优化计划,产生辞退福利5420万元;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28亿元,主要原因系公司第四季度回款状况较好。

在建工程规模133亿元,多项目停滞

去年9月,上证报曾刊文《扩张过快造血乏力,启迪桑德拿什么推动148亿元在建工程?》指出,高速扩张下,需要警惕公司资金链风险和收益风险。据查,2013年至2017年,启迪桑德在建工程规模依次为9.3亿元、23.5亿元、62亿元、93.6亿元和129亿元,5年多时间增长约15倍。

从2018年的财务数据来看,启迪桑德确有“收缩”的迹象。至2018年底,公司的在建工程规模为133亿元,增速已放缓。另外从占比来看,至2018年年底,公司在建工程的规模占总资产的33.38%。一年前,公司在建工程规模占到公司总资产的38.68%。

这是公司被迫踩刹车,还是主动进行战略调整?

对此,问询函的措辞相当严厉。具体内容是,年报显示,公司多个在建项目建设进度缓慢,请列示项目原规划进度,并与实际建设进度进行对比,是否存在差异。

启迪桑德披露了5个进展明显不及预期的项目,项目之一就是本报此前报道的湖南静脉园,最新的投资进度是61.05%。据上证报记者调查,该项目在2014年9月即已停工,不过启迪桑德一直未就此事进行公告,公司在2014年年报中披露的数据是投资了7.52亿元,工程进度约60%,在过去的4年时间里,公司累计新增投资了约1100万元。

另据回复函,尉氏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营口德美鲅鱼圈焚烧发电项目等进度也都在40%左右,明显晚于此前的规划进度,原因则包括“邻避效应”和规划调整等。

据查询,2015年至2017年,启迪桑德转入无形资产及固定资产的规模分别为2.76亿元、9亿元和19亿元,占前一年在建工程规模的比例均不到20%。据2018年年报,公司无形资产增加了34.6亿元,固定资产增加8.5亿元,显示有多个项目完工,但与整体在建工程规模相比,进度依然缓慢。

回避欠款方名称

启迪桑德年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期末余额合计为61.7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59.44%。其中应收账款约为59.88亿,应收票据1.87亿。

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说明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大幅度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启迪桑德对此回复称,公司2018年应收账款比上年增加了236,989.76万元,增加幅度为59.41%,主要原因系环卫服务业务款项、再生业务拆解补贴款、固废工程业务款三项增加所致,三项总变动金额为200,535.21万元,占总变动额的84.61%。

此外,深交所要求启迪桑德说明前五大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应收票据欠款方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名称、是否为关联方、账龄、交易实质、交易定价依据及公允性、收入确认的期间及依据、销售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已采取的催缴措施及效果、期后回款情况。

就该问题,启迪桑德则在回复函中称,公司前五大应收账款主要由再生业务、固废业务、水务业务产生,欠款方不属关联方,应收再生资源家电拆解补贴款账款账龄在1-4年;应收工程款、污水处理业务款项,账龄在1-3年;交易实质为应收再生资源家电拆解补贴款、工程款、污水处理款项;交易定价以合同价格定价;依据合同和收入确认原则确认收入。

同时,启迪桑德还就前五大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应收票据欠款方分别列出了表格。

记者注意到,尽管启迪桑德的这段回复看起来颇为详细完整,但对深交所提出的关键要求避而不谈——按照深交所要求说明的“包括但不限于名称……”,启迪桑德应该将其应收账款的主要欠款方名称列出。

值得注意的是,启迪桑德在回复函中还披露了截止2019年3月31日应收账款回款情况,前五大应收账款去年底合计高达约34亿,但在今年一季度仅收回约1.03亿元。

转型低毛利业务难解困局

在建工程进展为何缓慢?记者采访了解到,除了个别项目因为当地居民反对等特殊原因外,更多的项目是由于资金难以跟上,“施工一般都是外包,不存在产能方面的限制。”

回到资金链问题,启迪桑德的一个困境是还没有形成现金流的正向循环,即大量投入还没有产生效益,且有大量的应收账款存在,导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不能为公司的进一步投资提供支持。据财报,启迪桑德2016年至2018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63亿元、-3.71亿元和-7.43亿元。

问询函也重点关注了公司应收款快速增长的问题,并要求公司说明前五大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应收票据欠款方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名称、是否为关联方、账龄、交易实质等。启迪桑德未披露这些客户的名称,代之以“一二三四五”。

在一位长期跟踪公司的研究员看来,启迪桑德转型环卫业务,可以增加营收,但不能解决现金流问题。这一观点部分得到证实,据披露,至2018年底,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为61.75亿元,同比增长了59.44%,其中环卫业务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4.9亿元,当年增加了7.5亿元。

环卫业务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据启迪桑德披露,公司的环卫业务中,人工成本占到营业成本的69%。另据测算,启迪桑德2018年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27.29亿元,分摊到80764名员工身上,人均年收入仅3.4万元。

不过工作人员拒绝透露当前的监管动作。称核查完、没核查完、正在核查中是内部的调查程序,由于可能对公司有影响,不便对媒体披露。这样的转型路径,能给启迪桑德以新生吗?

本文由拉斯维加斯平台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据启迪桑德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