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凯迪相关财报的会计师称

- 编辑:拉斯维加斯网站 -

ST凯迪相关财报的会计师称

图片 1

*ST凯迪5月7日晚间回复深交所对公司2018年度业绩快报下发的关注函。针对*ST凯迪的回复,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审核*ST凯迪相关财报的会计师称,因缺乏审计证据,无法确认相关数据的准确性。

4月15日,*ST凯迪发布2018年度业绩快报,业绩快报中多项财务数据与2017年年报不符,对此*ST凯迪在回复中称,公司业绩快报中“上年同期”数据与2017年年报不符,系工作人员数据填入错误。针对*ST凯迪的回复,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年审会计师表示,该业绩快报未经其所审计,该问题以上市公司回复为准。

在38家“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中,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和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分别以5家和4家公司名列前两位。值得注意的是,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向*ST凯迪收取的审计费用竟然高达2000万元,2000万元代价换来了一个“无法表示意见”,这笔钱到底用在了什么地方呢?

在*ST凯迪2018年年报中,公司调整了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数据,由亏损23.81亿元调整至亏损54.04亿元。

对此,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年审会计师表示,其对*ST凯迪2018年财务报表进行审计,*ST凯迪2018年对2017年度将格薪源及其子公司因丧失控制不再纳入合并范围事项进行前期重大会计差错更正,对2017年度合并财务报表数据进行了追溯调整。对格薪源及其子公司巨额亏损及大额减值,因其未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判断该亏损及减值的准确性。

另外,*ST凯迪的年审会计师称,2018年,*ST凯迪的越南EPC项目已经完工,并且进行了相关决算,*ST凯迪作为越南EPC项目的分包商亦与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工程公司进行了结算,由于该项目建设周期较长,年审会计师无法判断在整个项目执行期间各期会计处理是否恰当。

这38家公司中,对应会计师事务所最多的是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一共5家,分别是神雾节能、西藏发展、神雾环保、九有股份、秋林集团;排名第二的是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有4家,分别是文化长城、海润光伏、凯迪生态、华业资本。此外,利安达和立信分别由3家对应公司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这38家公司2018年支付的审计费用,其中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给*ST凯迪开出的审计费竟然高达2000万元,这一数字较排名第二的审计费用310万元高出5倍多。

2000万的审计费做了什么?

2018年年报显示,*ST凯迪巨亏48亿元。而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在2018年伊始,*ST凯迪爆发债务危机后,公司就长期拖欠员工工资,长则已经一年之久。在这种情况下,*ST凯迪竟然给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开出了2000万元的年审费用,到底是为什么呢?

公告显示,2018年10月27日*ST凯迪第九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聘请2018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的议案》,议案未披露审计费用。随后,聘请年审会计师的议案也获得了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过,但同样没有披露审计费用是多少。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ST凯迪过往的年审费用已经很高了。2017年,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费用是600万元。2018年初,*ST凯迪的债务危机爆发,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给*ST凯迪出具首份“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随后,*ST凯迪在2018年年审中,撤换了中审众环,选择了大华会计师事务所。

2000万元的审计费用,最终还是给*ST凯迪落下了第二份“无法表示意见”的年报,这也直接导致*ST凯迪因连续两年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报告而面临暂停上市。

“2000万元的年审费用最终还是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报告,这笔钱花得真是莫名其妙!”有*ST凯迪的投资者向财联社记者表达了不解。

对大股东调账视而不见

2000万元的审计费用,难道就换回了一个“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吗?或者说,这2000万元到底做了哪些“费尽其值”的工作呢?

2019年5月5日晚间,*ST凯迪发布两条公告,一条是前期立案调查处罚决定书下达,公司因2017年年报未能在2018年4月30日前披露而遭到的立案调查有了结果,公司及原董事、监事均被警告并罚款;另一条是公司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再遭证监会的立案调查。

这也就是说,前期因年报未在法定日期前披露的调查已经基本结案,而最新的立案调查却紧锣密鼓的出来了。

对于再次立案的原因,公告中没有详细交代,但不少熟悉*ST凯迪情况的知情人士认为,证监会的再次立案,或许与*ST凯迪2018年年报中大股东违规违法消除巨额资金占用有关。

根据*ST凯迪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中报,以及多家媒体的报道,陈义龙实际控制的大股东阳光凯迪集团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合计约37亿元。然而,在2018年年报中,巨额的资金占用竟然通过所谓的“司法仲裁”几乎全部被消除干净。

对于大股东资金占用的问题,*ST凯迪的董事会曾在外部董事的推动下,形成了关联议案决议,要求通过诉讼追回占款大股东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占用。然而,*ST凯迪的管理层并没有启动诉讼,而是选择了“仲裁”。

司法仲裁的建议是否出自会计师的建议,外界不得而知。但从年报可见,在明显未履行关联交易审议的情况下,对于陈义龙一手操作的司法仲裁调账销账结果,大华的两位会计师李东坤和彭威竟然视而不见。

李东坤专接“问题股”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陈义龙重回*ST凯迪并担任董事长后,便有人向陈义龙推荐了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举荐的签字会计师就是李东坤。

根据审计案例,李东坤之前是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2015年年报时审计过万顺股份、东方金钰等上市公司。随后,李东坤转投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并成功将东方金钰的2017年年报审计工作挖到大华会计师事务所。

2017年年报,李东坤为东方金钰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此时,东方金钰的债务危机悄然爆发;

2018年年报,在东方金钰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公司面临多起诉讼,账户被冻结等一系列问题的情况下,李东坤、罗述芳给东方金钰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除了*ST凯迪和东方金钰,李东坤同时还是ST慧球、科金明、同步齿科 、华圣5等公司2018年年审签字会计师。

本文由拉斯维加斯平台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ST凯迪相关财报的会计师称